《刘易斯·汉密尔顿: 我的故事》自传连载—第二章

第二章 - 鼓舞人心的人(Inspirations)

尼古拉斯和刘易斯玩桌球
尼古拉斯和刘易斯玩桌球

为了成为一名F1车手,你必须在精神和健康上非常的强壮,能时刻准备接受任何挑战。如果你从未参加过赛车比赛,你是无法想象这能让人有多精疲力尽。有时,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或是精神状态不好,参加比赛就像是不可能的任务。人人都需要找到一个能让自己保持动力的方法。

整天的出差、打包装箱拖行李、去赞助商活动、与各式各样的人见面聊天。就这些普通的事情,加在一起就会非常消耗一个人的精力。所以要尝试时刻保持冷静,减少浪费精力的时间。

我有我自己独特的方法来保持精力并增强动力。对我而言,就算我再精疲力竭,需要在F1周末中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或是被各式各样的人缠绕时,只要想到他,我就会立刻充满斗志,把笑容挂回脸上。他就是我的弟弟,尼古拉斯。我还记得我的继母琳达怀着尼古拉斯的时候。我也记得尼古拉斯刚刚出生的时候,我会无条件的去坐在他的边上看着他。我曾经向上帝祈祷过能有个弟弟,所以当尼古拉斯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很是高兴。尼古拉斯的出生在我的童年中有着重大的意义,现在依旧如此。

尼古拉斯是个两个月的早产儿。大概在他十八个月大的时候,他被诊断出脑瘫。但对我们而言,他没有改变。他依旧是我们爱着的那个尼古拉斯。他开始行走困难,慢慢的病症影响到了他的全身。但他从不抱怨,他总是微笑着面对所有的状况。

我还记得在尼古拉斯四岁的时候,他要做一个脚腱手术来帮助他行走。这是一场很痛的大手术,医生要切开他的腹股沟和脚踝。那时我只有十一岁,正全心全意的投入在卡丁车当中。平时每周都去赛道比赛时,我们都是琳达,尼古拉斯,我爸和我,一家人一起去赛场享受美好时光的。所以当他手术后一被医生准许出院后,尼古拉斯就和我们一起回归赛道了。由于手术后脚上的石膏,他不得不把脚伸的笔笔直的放在身前。手术的这段时间对我们所有人都是痛苦的。特别是尼古拉斯,他甚至一度以为拆石膏的医生是想给他截肢。我还记得他那双拆石膏前哭着的眼睛,但事后,微笑还是回到了他的脸上。他有着十分富有感染性和鼓舞人心的微笑。这微笑也教会了我很多,因此在他作为我的最佳粉丝的同时,我也是他最大的粉丝。

我希望在这里写下他的故事不会让他太自负。但如果他确实变得自负起来,我必须要确保他立刻把这些事忘在脑后!他是一个有个性的人。他总是快乐和愉悦的。他对我和所有认识他的人都非常尊敬。尼古拉斯比我年轻七岁,正因为如此,我有时觉得我需要去教他一些东西,就像我的爸爸对我一般。然而大部分时间,我是在向他学习。

尼古拉斯现在十五,如果有什么改变了的话,我们变得更亲密了。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时间。 我们喜欢同一类事情,同一类音乐。当他慢慢长大,能够和他聊聊姑娘也是极好的! 不久之后我们就能一起去夜店派对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到他够去夜店的年龄。那一定会很酷。

能在F1赛季当中能有够长的一段时间在我父母家陪尼古拉斯是很罕见的,但我第一年确实有这么几次。比如,在土耳其站和意大利站之间的那段时间,我回到父母在赫特福德郡的家。天气很好,尼古拉斯也在。我们做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我们打了一天高尔夫球。尼古拉斯觉得站着保持不动和平衡非常的困难。再加上他是左撇子,这使他挥杆更加艰难了。尼古拉斯常会去尝试做他理论上做不到的事,像是踢足球,打篮球和几乎所有的运动。他只是从不放弃。即使他知道这对他来说几乎不可能,他也总是用百分百的努力去尝试。他对自己的生活投入了许多精力,生活也返还给他了许多令他满足的事情。我知道他有许多事情不能和我做的一样, 他还是会去努力尝试,让我也要做得更好才能打败他。 我爸总是跟他说“永远不要让他轻易取胜” 所以他会一直努力尝试。我很幸运我擅长许多运动,然而这些运动对尼古拉斯都十分困难。不管怎样,他总是能让我脸上挂上笑容(虽然偶尔他也会相当好辩)。他总让我想到我自己!

我常会想如果我是尼古拉斯,我会做什么。我觉得我一定不会像他这样坚强。他有许多让人值得欣赏的地方。 无论我在做什么,我都会和自己说“如果你觉得做这件事很难,再想想。”然后我会想想尼古拉斯的强壮,这也会让我更加努力。尼古拉斯常常启发我,这对我很有帮助。事实上,整个家庭的关系也十分紧密。 我们什么事情都一起做,也都达成了这些事情。但当我一年年的长大,一年一年的变独立,这种一家人齐心协力克服问题的状态有可能会发生改变,但不会是很多。我们之间的紧密且强壮的联系,这让我们跟普通的家庭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可以专注于自己要做的事情而不被周遭的杂事所打扰。我们的家庭是一个团队,一直都是。我认为我的父母就是这个家庭的“充电站”,我能从中寻求支持,休息,排忧解难。

谢谢我的家庭,让我知道不失去自己的观点是很重要的,尽管有时这并不简单。F1是一个费力又快速的行业,在这里有时会很容易就迷失了目标。有时专心于手上的工作会非常非常的困难。在这里,你需要尽可能地来保持你的处事风格,不要因为一些小利而改变。如果你坚守你的信念和价值观,我相信这里的事情最后都会顺着你来的。

2007年,汉密尔顿父子在迈凯伦维修区。
2007年,汉密尔顿父子在迈凯伦维修区。

我的母亲卡门和父亲安东尼在我两岁的时候就离婚了,之后我跟着我妈妈一直住到我十岁。在那之后我就搬到我父亲和我继母琳达这边住了。我的母亲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她也总是在幕后帮助我,在远方祝我成功。我的继母琳达也是很好的一个人,我觉得她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继母了。我在精神上非常的依赖我的父亲,所以只能在周末看到他让我非常难过。他们那儿有着最棒的周末,我不会用任何代价来和别人换。但平时我还是和我的母亲住着,因为她更加近人。

你知道,所有的父母都总是一个是平易近人,一个老是要求人的。我的妈妈就是那个平易近人的。对我来说十分幸运的是我的两个母亲都十分的照顾我,关心我。

比如说,我对待事情的方式是:不动摇,不放弃。我的爸爸几乎每一天都要这样提醒我一次。我一直意识到能到今天这个位置我们有多么努力,和爸爸对我将来的期望。他用他的方式永不放弃,我也确信这这样的性格帮助我们得到了我们今天的成就。我们都努力工作,永不放弃。我们也相信着同样的事情:诚实、忠诚和信任。所有熟悉他的人都会说我爸爸是我最大的支持者,是一个完美的父亲。如果没有他的话我或许就不会发现我自己有赛车的才能。他是让我自己发展成为一名职业赛车手的唯一理由,同时也让我发展成一个更好的人。

我和我的“根”很亲近。我父亲在西印度格林纳达的家。那也是我真正的家,格林纳达人民真正的家。我的爷爷住在格林纳达,他开着一辆私人承包的小巴。他的乘客主要是学生,但他也常常会给任何需要的人搭车。他理应收每一位乘客的钱,但他太热爱他的工作。以至于有时,他会让人们免费搭车。所有的小孩子都喜欢他。出于尊重小孩子们都叫他Dave叔叔,尽管他的真名是Davidson。几乎所有在格林纳达住的人都认识Dave叔叔。无论他去到哪里,人们都会亲切地叫他Dave叔叔。他是所有人的叔叔!一年前我爸爸出于安全考虑,给我爷爷买了一辆新的十八座小巴来替换那辆二十多年历史的老车。我想爷爷的那几个朋友可能都不敢相信。以前还有一部分人觉得小巴太慢了不想坐。现在有了新的小巴,人人都想坐它出去玩。

我总觉得这些事情都跟我很近。我喜欢格林纳达。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也可以在那里学到许多东西。住在多元文化的欧洲,有些事情就变得理所当然了。然而在格林纳达,一些人还住在牲口棚改造的房子里。我每年都会去格林纳达,有时一年两次。每次探访我都会对事物有了新的观点。对人生有了更好的理解,明白我有多么的幸运。尽管我是英国人,出生在英国;我的家庭,我的“根”和我的价值观还是主要是格林纳达人的。我的爷爷1950年代就来到了英国,70年代我奶奶去世后又回到了格林纳达。我爸爸也总是想着要回去。我也计划在将来人生的某一时段回到格林纳达,但不是现在。看到格林纳达的孩子将微笑挂在脸上,或许能帮助我理解自己的人生,更好的掌控人生。所以我的原则就是一直听从我父亲的,珍爱我的家庭,努力竞争,永不言败。最重要的是,把微笑一直挂在脸上。

当然生命中不只是只有好的经历,还会有十分挑战性的时期,你过一会就会看到,但那些不好的经历也会帮助我更加坚强。当然有着家人的支持,我已经两次强势反弹。我想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我在赛车里面是如此强大的一个人物。每次犯错和每一次好事一样,都被记录着。没有一天我不祈祷我能做得更多更好。但是你不能不动的等着,等着上天来帮忙。如果你想要一些事情去发生,你就必须完全靠你自己去做到。

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有责任让人们感到开心,让年轻的孩子们更有决心。对我来说着是件乐事:这不仅仅关乎于赛车,这是我很享受的其他事情。我的确有时会祈祷-我的爷爷非常的虔诚,他每天都去教堂。时不时的我就会去做祷告来表达我的谢意。我不会只在困难中做祷告来寻求帮助。还会在我开心的时候,去感谢上帝。

这就是为什么宗教对我而言不是一个问题,就像种族对我而言也不算是问题。我是一个罗马天主教教徒。在两岁的时候就洗礼成为天主教,人生中也有许多事情要考虑到我天主教的身份。有时,如果我有麻烦了,我会去祈祷,但我没有非常严肃的去对待它。话说回来,我的家人也不会非常严肃的祈祷,尽管我们都相信上帝。我总觉得不仅是天赋让我获得了今天的成就,重要的还有上帝的保佑。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和一个常人无法体验的才能。我总觉得这些是一个有着更高力量的人给予我的。 我觉得所有人都是有自己的天赋和才能的,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发现自己的才华。有时在发现才华的途中甚至会被人误导。我足够幸运,能发现自己的才华,也没有让人误导。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有自己的目的,所有人也都会在自己生命中的某个点发现能改变人生事情。

有些人认为种族,或肤色的不同会是一个问题,有人认为信仰的不同也会是一个问题。简单来说,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人受到不公的待遇。我不喜欢品行不端、不礼貌、不尊重他人的人。我想这都是从我儿时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吧。我在学校有过一阵子不如意的日子,因为总有小恶霸来欺负我。他们或许是嫉妒我每个周末去开卡丁车吧,又或许只是他们纯粹的不喜欢我。我尝试着通过保护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于是我去学了空手道。这是我处理问题的方法。不喜欢纠缠不清的矛盾,我更愿意把问题提上来。我对于这种事的立场就是恰当的解决。

我年轻时还有许多其他的经验,有些好的,有些坏的。但不论如何,我都从里面学到了些东西。1997年,当我十三岁的时候,我去了我人生的第一场大奖赛。那是在斯帕的比利时站,我和爸爸作为迈凯伦-梅赛德斯的贵宾度过了难忘的一天。我记得在和老爸走着走着就看到了埃迪·埃尔文。我站在那儿,怀着崇拜之心,想找他签名。然而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走开了。或许是埃迪正好忙到不行,没空来被人打扰;又或者他只是心情不好。有许多方法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不给我签名。然而在那时,以我的年龄,我并没有想太多。我只知道我不喜欢这种感受,至今我也忘记不了这给我造成的影响。

1998年,汉密尔顿和库特哈德在迈凯伦青年车手活动中再次见面。
1998年,汉密尔顿和库特哈德在迈凯伦-梅赛德斯青年车手计划的活动中再次见面。

另外一个车手向我展示了完全不同的对待车迷的方法。那是大卫·库特哈德。我同样是在斯帕认识他的。他回到车房的时候,我正好站在车房门口。一开始他径直走过了我和我爸。但当我向他喊道“大卫怎么样啊?”,他一愣,但之后立刻回答我“不错,刘易斯,你怎么样?”他竟然认识我……那感觉简直是太棒! 他曾经看过我开卡丁车,就此记住了我。 所以我十分感谢。从此,我就一直很尊重库特哈德。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也教会了我许多。比如,勤说“你好”。

我可以说这两种不同的经验让我确定了如果我将来有给别人签名的机会,或要花我一点时间的时候,我会怎么做。我会尝试着优雅和尊重的花时间在他们身上。这就是为什么我很努力的来照顾我的车迷们。我知道不总是简单或者可能的去陪车迷们,但这是我的目标。

事实上,知道我参加F3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有我自己的车迷们。他们崇拜我所做的事。当他们想过来跟我聊天的时候,我总是很满足。尽管我觉得我还只是一个普通车手,车迷们还是对我很礼貌,也给了我许多支持。我还没有习惯如此,但我从中学习了。世界各地都有我的粉丝,甚至有人专门从日本过来看我的比赛。我总是能尝试着给他们留一点时间,因为根据我过去的经验,比赛周末里很难留出时间给车迷。

当我进入GP2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时间变得更加珍贵了。但我还是会留出足够的时间,四处走一走,感谢一下车迷们。当我进到F1的时候,留时间出来就更困难了,但我已经预料到了如此。所以当我出发去第一站澳大利亚站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我必须留时间给我的车迷们。我想着如果我计划八点钟到达赛道的话,只有半个小时给留给车迷签名,因为八点半有车队会议。于是我决定七点半就去赛道,用多出来的时间来多给车迷签名。想到能够让别人快乐总是让人很开心的。然而我记得周末有一天我是在尝试着参加各种各样不同的活动。我有轮胎简会,工程师会议和许多其他的车队会议。然后我不得不赶回酒店参加一个雨果·博斯和梅赛德斯-奔驰的活动。太多事情,以至于我都不知道如何处理了。我完全没有时间在车迷等候我的出口给大家签名。我不得不直接从围场径直走向接我的司机,下车后再径直走回围场。走进走出不作停留。忽视这些粉丝让我心里很不好受,这和我当初设想的完全相反。这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次经历,晚上睡觉时脑海里还想着怎么解决。

于是第二天我确保我签了足够多的照片和海报,大概一百多份吧。不单单是签名,我还在上面写了“对不起”和“谢谢”。第二天我又早去了,签了很多签名,同时还发了很多海报。这感觉棒极了。许多粉丝甚至在我面前惊喜的打颤了。作为一个人类,能让人激动的打颤,这感觉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又不是什么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大明星。你可能说我是一个F1车手,然而在我看来,我们都是在一个级别上的。如果我的签名能让一个人能快乐一整天,我真想从我的日程中再多抽点时间出来给车迷们签名。他们开心的时候我也就感到快乐了。

我从不相信做错事可以取得成功,从不!我们一家都是非常好胜的人,没人喜欢成为失败者,特别是我爸。虽然他教会了我如何对待胜利和失败,他也会承认失败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经验。失败只会让你对成功的渴望越来越厉害。但人们常常难以发觉。这种渴望甚至会在输家的脸上展现出来,就算是一局家庭台球,又或是在比赛过后。我们父子俩在为人处事方面很相像。就像我之前所说,我们也相信同样的原则:诚实,忠诚和信任。所以我们都觉得F1围场当中的政治斗争非常难以掌控。就像我当时说的,这些政治令人讨厌。所有人都知道车队和法拉利之间的斗争,我们都不想看到这场大矛盾会发生在我的第一个赛季之中。

我想这或许和我想正当的做所有事的这种诚信有关,我总是想光明正大的赢。有些比赛我可能决意想赢,但我绝对不会作弊。绝对不会!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在07年收到对车队的指控时会变得十分情绪化。但我选择不去相信任何流言蜚语。我完全相信罗恩·丹尼斯,车队和车队的价值观。

对我而言,我所需做的就是不去理睬这一切,专注于自己的比赛。我要继续做到最好,更重要的是,让笑容留在脸上。虽然在那个时候,做到这些并不简单。感谢我父母和家庭给我的良好家教、建议和鼓励,让我在这如此复杂的时期能保持好的状态。在经历过我儿时所经历过的事、像我一样用一双普通的眼睛领略过Stevenage,伦敦,格林纳达和其他地方的生活的经历,再加上我所经历的赛车生涯之后,我学到了如何来克服这些不愉快的事。这样我才能让我做我该做的事-赛车。

能够控制自己,补救自己,是重要的。但我和尼古拉斯玩游戏的时候,我总是尽全力的去打败他。我从不在任何地方让任何人轻易取胜。我一直是如此的充满竞争性,想要赢下一切。但我绝不会使诈。我就是喜欢赢的公平,或是知道自己已经尽了全力。

心理强壮是非常重要的。在表面上,我大部分时间看上去是很酷的。但心底里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乎这些事。我喜欢和家人呆在家里,和这所带来的平等。我们一家人都是非常感性的,这是我们的天性。然而在F1当中,你必须要变得冷酷和自私一点。我想,人生中总有那么几个时候,人会变得非常自私。但如果我在我的家人身边,我可以把我的情感平衡好。

赛车一般都会占据我一整个周末的时间。所以我任何休息的周末对我都是重要的。并且,能有机会回到我自己的家或者我父母的房子,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家就像是我的充电站,它会把我的精神状态调到最好。我的力量来自于我的家庭。无论我们在哪里,只要是在一起,那就够好了。

你可以在许多地方获取自己的精神能量,但同样也有许多地方会消耗你的精力。就我而言,问题出在能量消耗的人和事上。我父亲的工作就是帮我解决这些事情,他会承受这些负能量。这年头很容易就被某件事情给困住,到头来耗尽了自己全部精力。

这个把负能量转变为正能量的方法也不是什么高深的事。只是从积极的方面来看待错误,或者任何事情,来把它变得积极。我不能用这个方法来面对一切。有些事情对我来说还是太大了。这时,我就需要我爸,或者我妈,又或者我的好友们来帮忙。我们会互相讨论各自的问题。只要两人的原则是一样的,这方法就有效。

我从八岁开始,就知道要多想事情好的一面。我总是想去感谢我所得到的机会。即使我一直付出百分百的努力,只要没有这些机遇,我还是做不到今天的成就。所以我经常感谢这些机遇。同时,家人的支持也是很有帮助的。我一直说:“家庭要越亲近越好。”

不只是平日生活里,想积极的一面、多感恩的处事原则在我的职业生涯里也很有用。迈凯伦和梅赛德斯-奔驰对我很是忠实,我也希望这是相互的。我觉得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将会和他们一起度过。对我来说,忠诚很重要。从友情的角度来说,忠诚意味着你能相信的朋友。我尝尝很直率的告诉朋友所有事情。有可能这样会影响到他们,但我只是想做一个诚实的人,告诉他们我的事情。

我很幸运我有一个这么好的人生。我有才华,还能在我23年的人生中常常享受生活。我们一家有过很艰难的日子,也有过极好的时光。但最重要的是,要在所有事情中,学到新的东西。

2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