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韦伯和哈特利在WEC的保时捷车队合作过,而且2009年也同时在红牛车队共事

韦伯:红牛目前对待青年车手的发展态度有所弱化

马克—韦伯和哈特利在WEC的保时捷车队合作过,而且2009年也同时在红牛车队共事
马克—韦伯和哈特利在WEC的保时捷车队合作过,而且2009年两人也同时在红牛车队共事

虽然澳洲车手马克—韦伯的车手生涯起步与红牛并无联系,但是众所周知在2007年离开威廉姆斯之后,澳洲人还是在红牛度过了职业生涯里重要的8年。

近日韦伯透露,在哈特利正式被红牛选择成为红牛青年车手之前,红牛方面曾和他就关于这位澳洲人在保时捷的前队友是否可以胜任F1车手交换过意见。而需要注意的是,哈特利这位新西兰车手曾是红牛青年车手培养计划中的一员,但是7年前被放弃。哈特利此次F1车手目标成行,不仅是有着马克—韦伯的赞同,还有在这一次选择中红牛车队顾问赫尔穆特—马尔科博士的看好。“个人认为,红牛目前对这部分车手的长远发展重视程度在减轻,”韦伯对英国媒体Autosport如是说,“现在看,已经明显没有前些年那样的重视。而且像给哈特利这样的机会都在减少。”“你甚至不得不在每次测试之后,主动摘下头盔去找马尔科博士,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关注到你,你才能有机会。”车队上下弥漫着和先前不一样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寂静”得有些让人可怕。这和我以前所处过的环境相比,确实不一样。

经过不懈的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哈特利下赛晋级成为红牛青年的正选车手
经过不懈的努力,功夫不负有心人,哈特利下赛晋级成为红牛青年的正选车手

哈特利也表示,在第一次拥有机会去为红牛驾驶赛车时,他整个人都是兴奋的,不过失去那次机会有些让他“崩溃”。但是现在在马克—韦伯看来,这位现年28岁的新西兰车手已经明显准备好了,他在过去这段时间内,为这次机会做了充分的准备,完全可以胜任这项工作。“他(哈特利)之前也讲过,在他年轻时他还没有为成为一名F1车手做好充分准备。不过,大家理应明白,有些车手的成熟较早,有些车手天生才华横溢。但是在F1的车手世界中,很多人都是在”二进宫“后才逐渐找到状态的。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车手都可以。不过哈特利能行。”韦伯补充道。

虽然过去的几年里,红牛没有重视哈特利,但是现在红牛已经放弃了科维亚特,在红牛青年队中为哈特利和加斯里提供了车手席位。科维亚特,同样作为红牛车手培训计划中的一员,曾经赢得了雷诺方程式和GP3的冠军,并且完成过从红牛青年到红牛的跳跃,不过在2016年开局阶段,他在红牛的席位被维斯塔潘取代,被迫回到红牛青年直到2017赛季结束。

为了更好地阐述个人观点,韦伯甚至还引用了简—马格努森(Jan Magnussen)的经历。这位丹麦车手,在94年勇夺英国F3冠军,但是进入F1后却始终郁郁不得志。这充分说明在青年时代取得的成功并不是后期职业生涯成就卓越的关键。“在赛车的世界里一直不缺乏青年时期成就突出,但到了F1里面也却无法证明自己的案例。”韦伯再次补充道。

“依我之见,在F1世界中,你就像一名来到了一家米其林星级参观工作的厨师,你的老板会要求你成为一名精通多种菜肴的专家。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在一些低级别的赛事中,你只需要成为一两道菜的专家就可以。”韦伯又一次使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不过F1确实是一项艰巨的赛事,对于车手的操作和配合有着极高的要求。而且你和工程师的配合、沟通也是成功的关键。

在采访的最后,韦伯总结道:“其实大可不必过多的关注一名车手在低级赛事中的表现。如果你能跑的更快,你完全可以在更多的赛事中取得好成绩。只是随着成长,你不得不要学会提高你的意志力和拥有一份从容不迫的冷静。”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未经原作者允许,不得转载。

2

《韦伯:红牛目前对待青年车手的发展态度有所弱化》有1个想法

  1. 两种猜测:一是红牛对F1兴趣减弱,无法夺冠的平台对品牌推广没有价值;二是红牛车手政策随经济形势发生改变,由主动培养变成被动搜寻。

    1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