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ipe Albuquerque: 离开LMP1,却比以前更忙了

奥迪厂队车手Filipe Albuquerque在2014及2015年两度代表车队征战勒芒24小时LMP1组别。今年,他为LMP2的RGR Sport by Morand车队跑全年的WEC(世界耐力锦标赛);除此之外,他还在宝珀系列赛中代表Belgian Audi Club WRT出战。这些并不能让他感到满足,于是他又去了IMSA,为Action Express车队跑北美耐力杯。

Filipe-Albuquerque
近日,记者见到了正在准备本赛季勒芒24小时的Filipe

 

Q:今年你很忙,是吧?

A:是的,什么都好忙的!我也并不是有意让自己的2016都是这样的状态。我从来没有打算跑那么多比赛,只是一个个机会接踵而至,我挡都挡不牢,根本没法拒绝啊。

当奥迪放弃了LMP1组第三台车的参赛计划,我和他们聊了自己的想法,我说我是还想跑WEC的。我觉得自己会是LMP2车队的香饽饽,后来RGR Sport by Morand就联系我了,问我想不想和他们一起跑全年的WEC。他们正在为总冠军而努力,所以我想为此做些什么。

奥迪尊重我的决定。虽然不再开LMP1,我仍是奥迪的一员。WRT车队问我要不要开他们的GT赛车。因为我有R8 LMS的驾驶经验,所以大家都认为我们是绝配。

我也有和意大利的Audi Sport接触,很刺激,因为我代表奥迪参加的头几场比赛、其中有一场就是在2009年搭档Dindo Capello在蒙扎跑的。我和Dindo拿了冠军,开的是R8!在意大利!今年,他们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意向入队,我说:“好啊!我们放手干吧!”那样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都是给我提供争冠席位的:“你要开这台车吗?”“你要开那台车吗?”……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Q:宝珀GT咋样呀?

A:上一次参加宝珀GT(耐力赛)还是在2011年的时候,这么多年来,我感觉它一直都在成长。我记得自己在跑了DTM之后来到这边,感觉超棒的。

2

五年之后我又回来了。如今的比赛和以前相比,更加精彩更加激烈了。大部分车队都有许多厂队车手。今年我的第一场比赛,比想象中的要困难一些。

通常来说,一秒差距对GT赛车来说不算太大,但是在宝珀,有40台车啊!太疯狂了!

举个例子吧,就像是蒙扎的那场比赛,我们的速度优势并不明显,所以有些挣扎。你想都想不到这比赛的竞争是有多激烈!我觉得吧,宝珀耐力赛的参赛车辆可能有点太多了——60台,好多啊!这么多有着不同比赛经历的车手一起在场上跑,想要一个干净的飞驰圈真的不容易。

Q:2014、15年,你代表奥迪跑勒芒。2014年挺痛苦的,因为正赛里你连出场机会都没有,去年你的竞争力提升了一大节,现如今开的不是厂队车,你备战勒芒的方法有啥变化不?

A:不得不说,今年是有点点变化。之前在奥迪的时候,勒芒24小时是我最主要的关注点所在,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勒芒准备的。我们在不同的地方测试,我脑子里只有奥迪和勒芒。

3

2014年那会儿的正赛,我连方向盘都没有摸到,比赛结束后回家,我穿着睡衣睡裤邋遢了将近两个星期!——我没有任何动力,之前所做的一切准备瞬间化为泡影,我连开车的机会都没有啊。

2015年,我们的赛车在整个比赛周都是最快的。我在自己的第14圈打破了圈速纪录。去年的车感觉真是不错,只是有些小遗憾,它后来遭遇了混合动力方面的问题。

今年,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我开的是限定规格的P2赛车。和P1的赛车相比,车手在P2赛车上能做的改变微乎其微。你不可以说:“让我们换个前鼻翼吧!” 如果你这么想了,他们你一定会告诉你:“不,你不能这样做,因为我们的车有规格限制。” 不能像在LMP1的时候一样自由改变,让我对比赛有了新的认识。我喜欢额外的挑战。

Q:和上赛季你在ELMS(欧洲勒芒系列赛)为Jota Sport驾驶的Gibson赛车相比,如今的Ligier赛车有什么不一样吗?

A:有趣的问题。它们之间的差别真是大,大的你连想都想不到。

4

Gibson赛车的牵引力非常好,而且后轴的平衡也很强大。Ligier赛车不一样,它有一个非常棒的前端,而且它还改变了我的驾驶风格。在勒芒,座舱是封闭的话会更好一些。封闭座舱可以挡住赛道上的石头、橡胶和碎片。

Q:刚你提到了你的驾驶风格,Filipe,那么你觉得自己的驾驶风格是什么样的呢?

A:我尽自己的所能。我想,正是因为无论开什么车速度都很快,所以自己才能在今年这一年内有那么多的机会开不同的车。我还能把一台专为绅士车手调试的车开得很好。我会问问队友他们喜欢什么,然后根据他们的喜好和他们一起做调试和升级。

比如说,一台车如果太多的转向过度,那么它会变得非常快——但这并不适合24小时的比赛,对一个绅士车手来说,不是非常好的选择。

我可以开配置不同的各种赛车,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在美国开原型车、在GT3开奥迪R8、在勒芒开LMP2 Ligier了。

当我看到赛历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在所有不同的赛事中都保持竞争力。但是,目前,2016赛季已差不多过半,我在WEC LMP2组领先,在意大利GT暂列第二、和第一名只差1分,在IMSA的北美耐力杯中也是第二。

我享受目前的状态。我也会一直努力到最后。今年,一切都很有挑战性,这正是我喜欢的。

Q:今年,你为一支全新的车队征战WEC,队友也是新的,感觉怎么样?

A:作为一个团队,在每一次测试或者每一场比赛结束后,我们都会总结自己的强项及不足。每场比赛后,我们会知道自己在哪方面还有进步的空间。

5

我们在斯帕很挣扎,但我想那是因为空气动力学套件和赛车的磨合还没有达到最佳的缘故。不过比赛还是很不错的,我们对自己的节奏也感到满意。我们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赛车的潜能,并且尽可能多地拿到了些积分。

大家不会过多地考虑自己。我,布鲁诺和里卡多合作很愉快。无论谁用了更新的轮胎或者谁创造了最快圈速,我们都不会感到不安。我们都专注于提高彼此,我觉得这是目前我们最大的优势所在。我们仨之间不需要去证明什么,这很好。

Q:LMP2经常会有近距离的对决。在24小时的比赛中,你是怎样保持节奏、防止自己陷入苦战的呢?

A:知道什么时候该冲、什么时候该斗,是一个车手必备的素质。我知道什么时候是绝不能犯错误的,所以为此我们需要更加小心仔细才是。我也知道什么时候我们需要非常努力向前进。

我和工程师的对话经常会回到“目前形势的要点在哪?”的话题上。比赛的时候,我们会讨论自己需要实现的目标。举个例子吧,今年在银石的时候,我持续做出快速单圈,不知不觉就领先50秒了,有那么些时候我觉得太快吧没什么必要,于是乎放慢了些速度,控制着自己的节奏直到比赛结束。我清楚,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我也顺利地把车开过了终点线。顺利地把车开过终点线,取得好成绩,这样才能一步步地拿下总冠军。赢下耐力赛的秘诀就是知道什么时候该拼一把。

从Dindo Capello,Tom Kristensen和Allan McNish身上我学到了很多。我第一天来到奥迪的时候,我想着“我一定要告诉所有人自己究竟有多快”。我记得自己第一次测奥迪LMP1赛车的那会儿,居然比Tom Kristensen还快半秒…那根本就没用的!之后就是勒芒的比赛了,正赛的时候,Tom不知何时就快了1秒,我又想“到底是咋搞的呢?!”对一名耐力赛车手来说,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知道什么时候该拼一把,很重要。

Q:勒芒这条赛道你最喜欢的是哪部分?

A:保时捷弯吧。去年Happy Hour的时候,我不断地高速通过那个弯,就算燃料都用光光了,速度还是挺快的。那是个传统的弯角你知道嘛?一旦你犯了错误,你肯定就得进医院了,好惨。过弯的时候,车子的速度都很快,根本就不允许你犯错的。

所以我就挺讨厌其他某些赛道的,犯个错根本就不需要付出代价,不过就是延迟刹车、错过进弯的最佳时机,然后就回到了赛道上。

所以我就很喜欢美国的赛道呀!一旦犯了错误,你就会上进砂石堆然后上墙。勒芒这条赛道也有一样的特点,为了跑得快、为了能有不错的比赛节奏,车手们需要有很高的驾驶技巧才行。老实告诉你吧,我喜欢勒芒的全部啦。大直道能很好地跟车行驶以减少自身阻力,过弯时你可以利用混合能源让赛车的速度变得更快。Tertre Rouge是另一个非常棒的弯角,非常快,而且非常具有挑战性。

Q:说说你今年的队友吧!

A:哪一个?哪一个?我今年有好多队友呐(大笑)

Q:说得好!那就你的WEC队友吧!

A:Bruno Senna。

他经常讲一些什么让我们都笑翻。他喜欢他的无人机。他时不时就会告诉我们自己的无人机动力有多棒,比如每个小时能飞4公里啦,再比如它有4千兆的字节啦等等等等。我们仨在一起很快乐的。

6

Q:在职业生涯中有没有什么时候让你引以为傲的?我记得自己第一次听说你的名字是在2010年的ROC王中王争霸赛后,你击败了Michael Schumacher。当时我就在想啊“妈呀,那家伙是谁?”

A:是,那家伙就是我。我就是那个击败Michael Schumacher的家伙(笑得更响了)。

我觉得自己能参加比赛就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儿了。我来自葡萄牙一座非常小的城市——Coimbra。那座城里到处是学生,都没有体育运动的。

我全家都是医生,和赛车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对自己能成为赛车手感到非常荣幸。能开上世界上最棒的一些车,我感觉好幸运。我很自豪,因为自己开过奥迪的LMP1赛车并参与它的研发工作。这是和F1赛车水平相当的啊。

(本专访版权归属dailysportscar.com,原作者Paul Marquardt。中文版经授权后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
1
赛道时光,吃嘛嘛香

发表评论